• 和顺“四个不放过”严查隐患 2019-04-24
  • 铁总:全国铁路迎来端午假期客流最高峰 2019-04-16
  • 江西宣讲十九大:田间地头摆讲堂 声声入耳心亮堂 2019-04-16
  • 古村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4-14
  • 公益体彩与农民体育健身工程 助力小康体育村建设 2019-04-14
  • 香油-热门标签-华商生活 2019-04-06
  • 山东省副省长、公安厅长孙立成 2019-04-04
  • 《赛博朋克2077》官方定调为第一人称“RPG” 2019-04-03
  • 不希望孩子们以后做这个——菲律宾手工开矿人生活实录 2019-03-09
  • 纸尿裤等纸制品新国标发布 2019-03-09
  • 云南11选五最大遗漏值 > 第一千零一个妖怪 > 第二十四章 鲛族射手 十二月

    17日云南11选5开奖结果:第二十四章 鲛族射手 十二月


      角落里坐着的这个人,其实跟二人都认识,只是迟玉暂时想不起他是谁了。
      他叫十二月,是鲛族的一个射手。
      半个月前,十二月退隐江湖的传闻不知从何处传出,一鸣以为他躲进山林中做神仙去了呢,没想到今天竟在这儿遇见了他。
      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一鸣看着十二月,很纳闷儿的问他。
      “此事真是,一言难尽呐!”
      他晃了晃自己的手,对二人道,
      “对了,你们俩是怎么进来的?”
      一鸣示意迟玉一起到他跟前儿去,于是两人便走近那角落。
      十二月将他身下的草席让出来了半面,两人也不客气的与他坐到了一起,跟他讲了讲他们是如何进来的。
      十二夜听了之后,觉得十分不可思议,便也向二人讲述了他这些天的悲惨遭遇。
      “我进来已有些时日了,”十二夜叹了口气,说:“能在这里遇见你们,我真么想到。索性我就将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,咱们三人合计合计,说不定还能逃出去?!?br />  迟玉一听他说要交底,心下顿生好感,有时候,第一印象决定一切,很显然,十二夜给迟玉的第一印象还算不错。
      听了他的话,一鸣没言语。
      早年间一鸣、陆隐同他共过一事,也算有些旧交,若说他会出现在这里,那背后肯定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。反正他二人不急,再过几个时辰一鸣呼叫的救兵就会带人过来,早晚也会把他们救出去的。所以,他其实并不在意十二夜会说出什么。
      但如果十二夜愿意说说,这铁棺到底是个什么东西,一鸣也是很原意听的,最起码能满足一下他的好奇心。
      迟玉看了一鸣一眼,一鸣此刻正抿着嘴唇,脸上也没什么表情,一鸣看到迟玉看着自己,便对迟玉说:“这事情恐怕没我们想的那么简单,先听听十二夜怎么说吧?!?br />  十二夜并没有心思观察两人的心理活动,他看起来确实不如往日轻松。
      他一脸严肃地对迟玉道:“世子,这里没你想的那么简单?!?br />  迟玉一听这话,觉得他话里有话,就要开口问他。这时一鸣暗中拍了他一下,示意他稍安勿躁,不要说话。
      然后,一鸣开口对十二夜道:“我看,这里如何,我们待会儿再论。眼下我有一事实在不明白,还请你来给我们说说?!?br />  十二夜也挺好说话,便说:“有什么你都说出来,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?!?br />  一鸣一听他没推辞,就开口道:“实不相瞒,我们来这儿确实是有些事情要办,实在没想到眼下会遇上了这等离奇怪事。
      想必你也看见了那边的尸首和白骨,我们俩算是孤陋寡闻了,实在没看出来这些都是什么人?
      我估摸着你应该知道的比我们多一点?!?br />  十二夜瞪了一下原本就凸起的眼睛,大概是没想到一鸣会问这个。
      他想了想,对一鸣说:“说句老实话,其实我也不知道。
      我进来的时候,这里头就已经是这样了,我估摸着是天水居的那群人干的见不得人的勾当,至于这里死的都是些什么人,眼下我也看不出来?!?br />  说着,十二夜起身往尸堆那边走去。
      我们俩也起身跟了过去。
      十二夜说:“不知道你们发现了没有,这里头女尸居多,仅有几个男尸,看身量打扮,应该都是家丁小厮的模样。我估摸着,这些人可能来自哪户人家的后院。
      如果不是这样,估计不会有这么多的人?!?br />  说罢,十二夜看着二人。
      他这话说的像是个引子,细细琢磨其实大有深意。一鸣和迟玉对视了一眼,心里都有了一些想法。
      “你是怎么进来的?”一鸣突然问了十二夜这么一句。
      十二夜想了想,也没有隐瞒什么,告诉了二人他是如何进到这里的。
      事情有些复杂,大概是这样的:
      半个月前的一个晚上。
      十二夜接到了一封大将军敬和安所发的帖子,邀他到府上一叙。十二夜深知将军敬和安往日以来的行事作风,心中虽万般不愿,但还是去了。
      十二夜坐着敬府派来接他小轿,一路月色之下,来到了敬和安的府中。
      这位大将军年五十有余,两朝元老,现在正是皇上眼前的红人,在朝中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得罪了他可是没什么好下场的。十二夜虽说年轻,但为人也很精明,自然懂得这朝中的道理,他当时心里想着,既来之则安之,老老实实的待在花厅里等着大将军来。
      可是,他没想到的是,事情的发展竟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。
      突然之间,不知从什么地方冲出来了几个身穿宫服的人,没用武器连推带打的将他绑了起来,之后便飞速将他填入轿中,一路颠簸送入到了这里。
      这事情确实有些离奇。
      一鸣和迟玉静静地听完,没有发表意见。
      迟玉的沉默,是因为他不知该如何判断这件听起来像是搞笑电影桥段一样的故事,而一鸣则不然。
      一鸣的沉默是因为,他发现十二夜在说谎。
      十二夜的故事有些前言不搭后语,在一鸣眼里,可谓是漏洞百出。
      一鸣心知他身上的功夫,单论这一点,他说的这事儿就不成立。以十二夜的本领,百十个宫人都不是他的对手,更别说是将他绑起来了,可见这人是在骗他们,至少是没跟他们说实话。
      其实,这个十二夜除了是鲛族的射手外,其实还有另一个身份。
      他是朝中一个私下里为皇上专管藏书的十分隐蔽的小门派——“一诗社”的人。
      但是,十二夜是一诗社中的一个异类。
      他的来历很是神秘,从来没听人提起过,九年前突然加入一诗社,这在此社历史中绝无二例。十二夜一向是个凭自己本事吃饭的人,他在诗社中地位很高。除却这些,若单论武功,他也绝对不差。但他平日里行事低调,除了因为公事,很少露面,几乎没有什么人见识过他出京。
      虽说是个诗人,但十二夜的脾气却十分不好,泛泛之辈几乎没人敢触怒他。
      这样一个人,简直就是个行走的危险物,如果不见皇上的旨意,宫里人全都疯了估计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去惹他。
      而且,朝中党派关系一向复杂,纷争不断,一诗社与将军府的矛盾也是由来已久,在自己府上抓一诗社的红人活埋进这里,一鸣以为大将军应该没那么糊涂。
  • 和顺“四个不放过”严查隐患 2019-04-24
  • 铁总:全国铁路迎来端午假期客流最高峰 2019-04-16
  • 江西宣讲十九大:田间地头摆讲堂 声声入耳心亮堂 2019-04-16
  • 古村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4-14
  • 公益体彩与农民体育健身工程 助力小康体育村建设 2019-04-14
  • 香油-热门标签-华商生活 2019-04-06
  • 山东省副省长、公安厅长孙立成 2019-04-04
  • 《赛博朋克2077》官方定调为第一人称“RPG” 2019-04-03
  • 不希望孩子们以后做这个——菲律宾手工开矿人生活实录 2019-03-09
  • 纸尿裤等纸制品新国标发布 2019-03-09